Tuesday, November 24, 2009

兽医

上星期六,带邹太条衰狗去睇兽医,
带条衰狗出门真係一个好艰苦嘅任务。
因为佢太有性格啦。
脚唔摸得,耳子唔摸得,条尾又唔摸得。
















睇到佢带上个喇叭筒,
心都凉晒。。哈哈哈
就係d衰样先得我喜欢。。。哈哈

2 comments:

luvfeelin said...

我的狗狗也曾经戴过这样的喇叭,哈哈~~

Lunacypirates said...

那天他回到家後很不習慣一直撞牆

Post a Comment